天主教--天人彩虹桥
首页 | 新闻中心 | 祈祷联盟 | 天人书院 | 圣经天地 | 生活杂志 | 天人音乐 | 今日礼仪 | 司铎信箱
·天人相约 彩虹为证
·关于发表对《林雅格主教画册》的郑重声明
·林雅格主教周年追思活动今日启动
用户名
密 码
·4-5月份有关中国大陆祝...
·梵蒂冈关于中国天主教会会...
·09年5月份要闻回放
·09年4月份要闻回放
·09年3月份要闻回放
文章详情
 
【特稿】从神父被拒入境看中梵角力
作者:天亚社    来源:【本站原创】    录入:2011-10-31    点击:4497

  

  【天亚社10月28日专电】中国历史上素有「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情况。面对明年国家领导层换届而加剧的内部政治角力,中国对于报复敢逆其意的人不会犹疑。

  自梵蒂冈六月初拒绝多位由北京当局提名的主教候选人,尤其在宣布两名先后于六、七月由当局促成、接受非法祝圣为主教的神父处于自科绝罚后,中方不断进行反击。

  据《Vatican Insider》网站了解到,北京有一份约二十人的黑名单,当中大部分是神职人员。当局认为这些人与梵蒂冈有不同程度的连系,又或不希望他们入境,以报复梵方的做法。

  自六月起,九位持有效签证的神父被拒进入中国大陆。他们有四位是意大利人,四位是华人,一位是法国人;大部分在香港居住。

  其中七位神父在大陆的边境口岸被拒入境,并在没有解释的情况下被注消签证。另外两人则在北京的首都国际机场被截停及注销签证后,被安排乘搭下一班飞机返回原地。

  这些报复行动的消息于暑假期间在外交和教会层面流传。几位神父选择不公开身分或不公开讲述他们的经历,以免影响他们日后再次踏足中国的机会,或使事件恶化。梵方亦同样选择不予置评。

  首位曝光的是六十二岁意大利籍传教士甘浩望(Franco Mella)神父。定居香港的甘神父过去二十年来一直定期进出中国。这位为人熟悉的社会运动家和勇敢的维权分子,一直为香港人在大陆出生的子女争取居留权与家人团聚。他七月中从深圳入境时被拒。

  甘神父此前在香港参与一个示威活动,抗议大陆非法祝圣主教。他在媒体中指责他的权利被侵犯后,被劝吁在最少两年内不要再申请签证。

  同样,过往十七年在香港生活的巴黎外方传教会香港区会长庞乐培(Bruno Lepeu)神父在同一时期也被拒入境。他在其修会近期出版的刊物中,透露他的入境签证被取消。

  香港中文大学天主教研究中心教授蔡惠民神父等四名华籍神父,亦被拒绝入境。在没有解释的情况下,他们的签证在边境被取消。

  意大利籍柯毅霖(Gianni Criveller)神父的情况有点不同。这位国际公认的中国基督宗教历史学者早前获发签证在北京担任学术工作,并在当地一所著名大学从事重要的研究计划。但他在七月下旬从香港返回北京时,在首都机场被阻拦。同样在没有解释的情况下,柯神父在机场被扣留一晚后,被安排在翌日早上乘搭首班飞机返回香港。

  尊重长辈向来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起码可以追溯至孔子的时代(公元前五百年左右)。但可悲的是,当北京当局对梵蒂冈反击时,这崇高的传统也被搁在一旁。

  九月中旬,中方拒绝八十六岁意大利传教士梁作禄(Angelo Lazzarotto)神父入境。梁神父偕同一批朝圣者从米兰飞抵北京。纵然他在两周前已获发签证,但仍在首都机场被拒入境。他被安排在三小时后乘搭下一航班返国。梁神父是卓越的汉学家,在大陆有很多朋友。他自七八年起,每年都会到访中国。这是他首次被拒入境。

  另一宗事件,虽然与上述九位神父的遭遇没有直接关系,但仍然值得关注。北京拒绝向八十七岁的单国玺枢机批出入境签证。单枢机在大陆出生,但在台湾生活。这位抗癌英雄自二零零六年起勇敢对抗肺腺癌,渴望在有生之年最后一次返回位于河北省(今河南省)濮阳县的家乡。单枢机七五年以后未曾回乡。

  去年九月,国家宗教事务局王作安局长前往台湾期间探访单枢机,并邀请他访问大陆。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刘元龙今年一月同样发出邀请。

  此后不久,单枢机因其不平凡的抗癌经历,获邀到上海和厦门多家大学演讲。他原本也获安排与老同学上海教区金鲁贤主教一起共祭。中国当局亦希望单枢机访问北京,预期在当地与爱国会领袖会面。单枢机不希望其访问被利用作政治工具,所以决定不去北京访问,而最终也不获发台胞证。

  这些压制举措祇是过往一年大部分时间中梵关系转趋紧张的最新发展。此前,自零六年底至一零年十月,双方关系在大部分时间都积极发展,各自采取了务实做法,并同意逾十位候选人晋牧为主教。但明显地,双方在主教任命的议题上仍未达成共识。

  可是,当北京无视梵蒂冈的抗议,去年十一月二十日在没有教宗任命下在承德祝圣郭金才神父为主教后,双方关系开始恶化。梵蒂冈在祝圣礼后作出强烈回应。

  当中方再次无视梵蒂冈的抗议,于十二月八至九日在北京举行中国天主教第八届代表会议,选举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及中国天主教主教团(一会一团)新领导层,使情况持续变差。新任领导班子清楚指出,中国不论在有否教宗的批准下,都会继续「自选自圣」主教。

  今年五月以后,北京试图强行促成多位主教候选人的祝圣。当中,有部分候选人未获教宗批准。北京最终成功在六月廿九日祝圣乐山教区雷世银神父,以及在七月十四日祝圣汕头教区黄炳章神父。

  自中国从一九五八年开始自选自圣主教以来,教廷首次公开宣布两名最后接受祝圣为非法主教者处于自科绝罚。七月廿五日,北京严正指责梵方重大的惩处是「极其无理和粗暴」,并要求梵方撤回绝罚令。

  当梵蒂冈宣称它是在信仰而非政治范畴,行驶其宗教权力任命主教、公布接受非法祝圣者处于自科绝罚,北京当局却以其政治视野,认定事件为国外势力干预内政。

  这些事情发生在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前,国内不同阵营的权力斗争加剧之际。十八大预计于明年年底举行,选出国家新一届领导人。在这背景下,北京显然作出了政治决定,以禁止被认为与梵蒂冈有密切关系的神父入境,向梵方反击。

  中国以往面对分歧时,会采取「双赢」的解决方案。但上述的事例显示,很多人开始质疑北京是否放弃以这个原则与梵蒂冈交往。

  事情悬而未决,但有一点是非常清晰的:很多在中国境内外的人都期望「战火」能尽早扑灭,中梵双方最终能就过往五十年成为双方关系冲突原因的主教任命问题,协议出双方均同意的安排。

________________

撰文:梵蒂冈事务观察家吉拉.奥康奈尔(Gerard O’Connell)

【完】来源:《Vatican Insider》,天亚社编译。

China retaliates against the Vatican over the question of bishops

 

原文连结:http://alturl.com/vnhw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