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天人彩虹桥
首页 | 新闻中心 | 祈祷联盟 | 天人书院 | 圣经天地 | 生活杂志 | 天人音乐 | 今日礼仪 | 司铎信箱
·天人相约 彩虹为证
·关于发表对《林雅格主教画册》的郑重声明
·林雅格主教周年追思活动今日启动
用户名
密 码
·4-5月份有关中国大陆祝...
·梵蒂冈关于中国天主教会会...
·09年5月份要闻回放
·09年4月份要闻回放
·09年3月份要闻回放
文章详情
 
捡拾光明的碎片——再访徐锦尧神父
本期人物:   录入:2010-11-14    点击:5807
 
捡拾光明的碎片
 
——再访徐锦尧神父
 
本站记者:思葭
 
(同文被转载于:中南神哲学院《方舟》杂志,2010年冬季刊,总第55期)
 
    四年前,天人网发光的盐弟兄采访了徐锦尧神父,徐的“用生命讲课”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今年笔者在参加“信德社第七届信德之友分享交流会”时(11月9日——12日),于9日中午休息时间,征得徐神父本人的同意,代表天人彩虹桥网站天人访谈栏目对徐神父进行了独家采访。
 
思:徐神父,您好,很高兴代表天人网再一次采访您,请问:您是第几次来大陆了?
徐:呵呵,数也数不清了。自从1987年,我就来大陆了,但那时还没开始四处讲课,哈哈。
 
思:您特别喜爱中国古文化,庄子有云:“泛若不系之舟,虚而遨游者也”,您觉得中国古文化的精髓和圣经有什么相通之处吗?老庄孔孟,谁个最吸引您?
徐:天主创造生命,只要是丰富的生命,好的生命现象,好的生命文化,承载着哪怕一点天主性,都能吸引我。从情感上讲,老庄最吸引我;从理智上讲,孔孟最吸引我。总之,以情化理,以理辅情,情理兼备。
 
思: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提醒我们生活在“死亡文化” 的阴影中,同时呼吁我们共同建设“生命文化”,您是如何辨别这个时代的信号的?
徐:我不认为死亡文化怎么可怕,因为你要看到将来,吸收好的,看一切都要:深(冰山)、通(无碍)、广(宏观)、远(因果)、透(直观),用基督眼睛看世界,用基督的心爱世人 (平常生活是道),穿上基督,成为新人 (小基督)。
 
思:观察时代的记号,聆听自己身体的反应,省察自己的良心等,这些都很重要,然而,更重要的是如何认识(解释)这些现象?
徐:自我省察,看对方怎么说,教会怎么说,世界怎么说,其他宗教、学说怎么说。我们随时准备向更高层次的生命进发, 猫头鹰变凤凰,能执着,也能放下和潇洒,变痛苦为祝福,变绊脚石成踏脚石。
 
思:“信心的要素之一是冒险,我们有时为基督的缘故去冒变成傻瓜的脸”,您怎样看待这句话?
徐:我不傻,哈哈。记得早些时,那时大陆的学术学说还不怎么开放,我在武汉理工大学和武汉大学讲课,我说:我们要追求生命的本质之源,敬畏生命,敬畏孔夫子、老子、孟子、庄子等,多读他们的学说,他们的言语会对我们大家、我们的教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对建设中国实用性很强,此语一出,众人哗然,但我不怕,我很坦然,我喜欢说心灵的话,说重话。
 
思:在您来大陆讲课的经历中,有无过华丽的冒险?为了信仰而冒险?
徐:看你怎么看待冒险,我从没冒过险,我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必要的经历,我放心得不得了。
 
思:《诗经》云:“播种百谷,实函斯活”,您认为您多年来的耕耘,都得到了收获吗?您的工作中有乌托邦维度吗?
徐:我从不想有没有得到收获。我心中藏着一个“蝴蝶效应”,说的是如果在南美洲的一个丛林里,一只蝴蝶扇了一下翅膀,也许会导致美国西部的一场地震呢。哈哈,我的讲课,如果500年后,能给别人带来一些影响,这也是一种收获。所以,我没有什么乌托邦维度,这些我不想。
 
思:在您身上还有什么才华尚未发挥出来,或者说,尚还有何种“含蓄的张力”?
徐:差不多了,我也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别的才华。我喜爱音乐,它能陶冶情操。我会弹钢琴、管风琴、吹笛子,还曾经在一个乐队里吹奏双簧管,还在香港编过一本圣歌集,名字叫《颂恩》,里面的歌都很好,他们现在还喜欢。
 
思:您对现在的青年人,很毛躁的,或者说自己抛弃自己的那些人,有什么建议?您觉得当代中国年轻人的信仰缺了点什么?
徐:年轻人的性情品质要从做小孩子的时候抓起,要培养他们“有理想”。小时候如果犯了错,做家长、老师、神长的要告诉他们,不要再犯第二次,培养他们的习惯很重要。我觉得中国年轻人都不错,但是无论是谁,信仰都要往深处去的。
 
思:中国的教友最显著的变化是什么?
徐:我倒是最喜欢八十年代时候的那时的中国教会,如大潮涌起般的一股向上的活力,那时的他们纯朴、积极、充满希望。
 
思:怎样的信仰才是您心目极致的信仰?
徐:生命的升华,在主内爱人,在爱人中成圣。
 
思:《牡丹亭》作者汤显祖:“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拿这句话作为信仰的最高境界,您认同吗?
徐:万有归于一,归于上主。基督是头,我们是肢体,生死差不多可以淡化掉,整个宇宙本是一体。
 
思:依撒意亚先知书(30:15)云:“你们的得救是在于归依和宁静,你们的力量是在于宁静和信赖”,您觉得祈祷的最有效方式就是宁静吗?
徐:心神的合一,与上主的沟通,这些就是祈祷,都有效。
 
思:您曾引用过白居易《长恨歌》里面的两句话:“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您认为最完美的快乐是怎样的?
徐:在天主内自然共融,生老病死相托,等闲视之,一如春夏秋冬之轮转。
 
思:一般来讲,您一天的工作行程是怎样的?
徐:工作行程我不看重,但我看重:念好每句经,做好每件事,吃好每口饭,睡好每个觉。
 
思:谈谈您未来的项目。
徐:保密。
 
思:您最鄙视的品格是什么?
徐:虚伪。
 
思:您最伤痛的事是什么?
徐:地上、地下的分裂。
 
思:如果您手中握有一米阳光,您是先照耀一部分呢,还是等大家都到齐了,一齐照耀?
徐:随遇而安,随境而定。因为知之者不如好之者, 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舍我其谁的担当和抱负,我想拥有。
 
思:您很低调,为什么?
徐:享受最简单的人、事、物,做真实的自己。
 
思: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
徐:哈哈,不客气。
 
结语:徐锦尧神父,一位“讲课中华,游学环宇”的来自香港公教教研中心的主任,一位学者式的教授级神父,他理性深蕴,冲淡平和,温谦质朴,成熟练达,回答记者的题问时往往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却光芒四射,针砭时事,真切而又准确;如一路捡拾光明碎片的使者,走在“为华夏传福音,为世人讲基督”的坎坷道路上,他除了关注国人灵修和宗教社会活动外,还关注失学儿童、少数名族、移民、饥饿和环保问题等,在讲课中他反复说“先天下之忧而忧”是他一生放不下的担子。让我们祝福他,在主耶稣的光照下,一路成功,结丰硕的果子。
 
(采访毕与徐锦尧神父在宾馆南楼一楼处合影)
 
【附】同文发在思葭之博客(http://blog.sina.com.cn/mrsgao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