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天人彩虹桥
首页 | 新闻中心 | 祈祷联盟 | 天人书院 | 圣经天地 | 生活杂志 | 天人音乐 | 今日礼仪 | 司铎信箱
·天人相约 彩虹为证
·关于发表对《林雅格主教画册》的郑重声明
·林雅格主教周年追思活动今日启动
用户名
密 码
·4-5月份有关中国大陆祝...
·梵蒂冈关于中国天主教会会...
·09年5月份要闻回放
·09年4月份要闻回放
·09年3月份要闻回放
文章详情
 
4-5月份有关中国大陆祝圣主教新闻
作者:佚名    来源:【本站原创】    录入:2010-5-12    点击:19171
 
 
 
又一地下主教获得政府承认
 
     【信仰通讯社4月15日报道】杜江主教生于1963年,原籍内蒙古。2004年,经圣座批准被祝圣为主教。

尽管承认其是天主教会团体选举的,但民事当局(此前)尚未正式承认他为主教。为此,杜江主教从未公开以主教身份发表讲话或者行事:他未获准配戴主教标志、主教帽、主教胸前的十字架和权杖;更不得祝圣司铎。

原定于4月8日举行的杜江主教就职仪式,当局一度决定由昆明教区非法主教、中国主教团秘书长兼爱国会副主席马英林蒙席在三盛公主教座堂主持隆重圣道礼仪。

杜主教严词拒绝由马蒙席主持弥撒圣祭。并表示,“巴盟的主教是我,要么由我主持、要么我走,后半辈子回家当农民”。经过几天的交涉,当局接受了由杜主教主持弥撒圣祭,没有象杜主教要求的那样取消全部就职仪式。交涉期间,任何人都未能与主教进行接触。

至于非法主教马蒙席参与共祭,杜主教公开表示此举违背他本人的意愿。杜主教主持礼仪前,宣读了主教团承认他为巴盟教区主教的文件。身着主教祭衣的马蒙席,与其它司铎一起共祭。

讲道中,杜主教谈到了他与圣座的关系、感谢圣父教宗任命他为巴盟教区主教。在场的有24位司铎、27位修女和大约300名来宾。

弥撒圣祭后举行了庆祝聚餐,随后,民事当局和公安人员离开了当地,撤消了他们原来在市内设置的警戒线,甚至监控了互联网和电话。

据通过电话了解到情况的证人介绍,杜主教对未能阻止非法主教马英林共祭深感遗憾。

巴盟教区教友对主教就职仪式事件作出了积极的评论。指出,“杜主教堪称典范,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主教能够追随他的榜样。鉴于我们杜主教是一位十分低调、沉默寡言、腼腆的人,不难看出是圣神在他内说了话”。

民事上正式承认巴盟教区主教,给牧灵和福传工作带来了最大程度的可能性。正如杜主教本人亲自表示的,现在他有了更多的空间投身教育和福传了。此外,还可以正常履行牧职、祝圣司铎。本月底,杜主教将祝圣多名已结束学业和司铎培育多年的六品执事。
 
 
 

                             巴盟教区杜江主教公开就职

 
 
【天亚社4月9日专电】内蒙古自治区巴盟教区杜江主教四月八日举行就职礼。
 
这个在陕坝天主堂举行的庆典,象征中国政府正式承认获教廷批准的杜主教为巴盟(巴彦淖尔盟)教区的首牧。
 
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昆明教区马英林主教也从北京抵达当地,主持就职礼。参礼者包括二十位来自巴盟和邻近教区的神父、三百位教友及嘉宾。
 
神父当中,包括暂定于四月十八日受祝圣为内蒙古呼和浩特教区主教的孟清禄。据悉,他已获得教宗批准,并通过了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的审核。
 
教会消息人士告诉天亚社,这里近几天的气氛很紧张,有许多政府官员和公安人员出现;互联网和电话系统也受到限制。
 
杜主教的电话直至典礼翌日才能接通。他对天亚社说,公开就职让当地教会有更大的空间去做培育和福传工作。
 
他指出,在未获政府承认之前,其中一个问题是他无法祝圣新神父,即使他们已完成修院培育好几年。他预期本月稍后教区可以举行晋铎礼。
 
对于有其它教会媒体报道,杜主教遭到软禁。他澄清「该说是受监控吧」,政府人员前天已前来,「他们怕我会跑掉,不过礼仪后他们都回去了」。
 
他又说,神父、修女和教友曾与政府官员交涉,不让于二零零六年非法晋牧的马主教主祭就职弥撒。他说,马主教在弥撒中,坐在神父们旁边。
 
杜主教于一九六三年十一月廿日出生,八九年晋铎为神父。他自九七年起在三盛公教堂当主任司铎,三年后获任命为副主教。
 
巴盟教区前任主教郭正基于二零零四年五月三日逝世。杜主教于四天后,即郭主教葬礼之日,接受秘密祝圣为主教。
 
由于他没有经过当局要求的「自选自圣」程序,政府近六年来不承认其主教身分。
 
消息人士说,当局不允许杜主教施行主教职务,但他在一些教会庆典上,戴上主教的小红帽和挂上十字苦像,并没有受到干预。
 
其中一位消息人士认为,尽管困难重重,主教仍默默地工作,终于得到承认。他又说,教区的所有神父都与他团结一致。
 
巴盟教区约有十万教友,公开教会团体约有四万教友,由廿五位神父、廿七位修女和三位执事服务。
 
其余教友属于地下团体,由九十二岁蒙古族的银川教区马仲牧主教领导。据教廷的划分,银川教区覆盖内蒙古、宁夏回族自治区及陕西省三地的部分地区。
 
 
 
 
 
两年来首位大陆新主教诞生
 
     【天亚社4月19日专电】中国北部内蒙古自治区的呼和浩特教区,在主教职位悬空5年后,4月18日终于迎来一位新牧者。
 
47岁的孟青禄主教接受祝圣为教区第七任主教,同时成为中国大陆教会自2007年12月以后第一位新主教。
 
晋牧礼于自治区首府呼和浩特市的耶稣圣心主教座堂举行,由辽宁省沈阳教区裴军民主教主礼,内蒙古集宁教区刘世功主教、巴盟教区杜江主教及邻省的宁夏教区李晶襄礼。在晋牧礼之前,李主教应邀为孟主教主持三天避静。
 
祝圣仪式上,孟主教到祭台前作出圣秩许诺,然后俯伏在地,与全体信众一起诵唱诸圣祷文,然后孟主教接受裴主教及其它主教的覆手和傅油,再领受戒指、礼冠及牧杖,最后登上牧座。
 
80多位来自呼市、内蒙古其它四个教区及外省的神父共祭弥撒,他们不少是孟主教在修院的同学及学生。本地教友说,参礼者要凭票进堂,教堂内五百张票及教堂院子的二千张票已分派完毕,还有许多教友在门外无法参礼。
 
孟主教在祝圣礼翌日接受天亚社访问说,由于教区五年来没有主教,堂区神父习惯了各自为政,故此他将致力使教务重回正轨,以利牧灵及福传工作的发展。
 
他于零5年6月,即前任教区主教王希贤逝世后一个月,当选为主教候选人。他的祝圣获得教宗批准及中国天主教主教团认可。
 
孟主教表示,5年来他为了准备接受牧职,经历过不少困难及压力。他又解释,适逢国家在零八年主办北京奥运会,09年庆祝建国60周年,主教团两年多以来没有批覆任何主教候选人的申请。
 
孟主教生于一个世代教友家庭,1985年进入内蒙古自治区天主教神哲学院,四年后晋铎。其后留院服务十年,担任教务长及讲授伦理神学等科目。
 
2000至03年间,他受王主教派遣先后修建两座教堂,并到堂区服务。由零一年起,他亦在内蒙古自治区天主教爱国会及教务委员会出任要职。
 
王主教于04年病重到去世前,委托当时的孟神父暂管教区教务。
 
呼和浩特教区目前有21位神父及约6万5千教友。孟主教说,由于自治区的圣召不足,内蒙古修院已于4年前暂停招生,各教区将修生送往国内其它大修院就读。
 
元代以降,天主教于十八世纪再次传入内蒙古地区。比利时圣母圣心会于十九世纪中叶接管这片辽阔土地上的传教工作,直至1950年代为止。
 
 
海门教区沈斌主教晋牧
 
【天亚社4月22日专电】华东江苏省海门教区沈斌主教,4月21日在南通市耶稣善牧主教座堂接受祝圣,他已获得梵蒂冈批准及中国政府承认。
 
他是继三天前内蒙古呼和浩特教区孟青禄主教晋牧后,中国大陆两年多以来第二位新主教。
 
海门的祝圣礼由山东省临沂教区房兴耀主教主礼,江苏省南京教区陆新平主教及苏州教区徐宏根主教襄礼,同属江苏的徐州教区王仁雷助理主教共祭。除了2006年未经教廷批准而晋牧的王主教外,其余3位主教均与教宗共融。
 
30多位神父也一起共祭弥撒,约1500位教友参礼。
 
一些教会观察家表示,从近日已祝圣和将要接受祝圣的候选人来看,中梵双方在主教选圣问题上未能达成官方共识之下,都表现出面对现实的心态,并作出妥协。
 
其中一人认为,即使这次仍有非法主教参与共祭,整体上中方作出的妥协更大,因为这些候选人大多是已得到教廷批准。然而,他相信虽然这样的妥协可以避免冲突,但尚不足以表明中梵关系已进入良性的发展。
 
40岁的沈主教对天亚社说,他将教区神父、修女及教友的持续培育视为最优先的任务,并拓展教会的慈善工作,帮助社会上更多贫困家庭。
 
沈主教1970年出生于一个天主教家庭,96年在北京的全国修院毕业,晋铎后在堂区服务,99年获委任为副主教,2002年开始在主教公署工作。
 
没有教廷认可的海门教区前任主教郁成才于06年逝世,享年89岁。沈主教于去年三月全票当选为主教候选人。
 
教区目前有9位神父、21位修女、3位修生及3万教友,大部分是农民及工人。
 
海门是中国教会史上首六个国籍教区之一,第一任主教朱开敏与其它5位国籍主教于1926年前赴罗马,由教宗比约十一世祝圣。
 
 
福建厦门教区蔡炳瑞神父即将晋牧
 
  【天主教在线5月5日报道】据天主教网的消息,天主教福建厦门教区谨定于2010年5月8日上午9时举行蔡炳瑞神父晋牧典礼,由山东临沂教区房兴耀主教主礼。

    蔡炳瑞神父,为福建省天主教爱国会副主任、漳州市天主教爱国会主任、厦门教区公开教会教区长。据悉,蔡炳瑞已经获有教宗的认可。

    天主教在厦门的传播最早可追溯到明末。1575年,奥斯定会马六甲主教马丁•德•拉达和修士加罗氏•马丁由马尼拉取道厦门到福州。同年又取道厦门返回马尼拉,成为最早踏上厦门的天主教传教士。

1631年,多明我会的传教士高支(意大利人)和郭琦(西班牙人)等11人至厦,开创多明我会教区。公元1654年,马尼拉多明我会传传教士意大利人利畸到厦门宣教。此时,厦门已成为郑成功的抗清基地。郑成功因其家族有天主教信仰背景(其父郑芝龙为天主教徒),因而礼遇利畸,他被郑成功聘为顾问,传授天文和航海知识,并准许他在其辖区内自由宣教。由于当时厦门没有教堂,就租用厦门港郑氏祠堂附近的房子作为弥撒场所。因福音发展很快,信徒增加,旧教堂容纳不下,又择地在曾厝垵建教堂和住房。郑成功收复台湾后,利畸被郑成功任命为特使,携带郑成功致菲律宾总督信件赴吕宋招谕,5月抵马尼拉。7月利畸回到台湾,为当地土人付洗讲道,后又回到厦门。1663年4月8日,利畸又奉郑经之命,携带国书出使马尼拉,受到菲律宾总督的盛礼款待。后利畸带回菲总督致郑经的书信返回厦门。1664年清荷联军攻下厦门时,利畸被荷军送往鸡笼,为城中士兵和土人宣教。

公元1661年以后,马尼拉多明我会相继派西班牙人范教士和安教士到厦门传教。公元1683年,清政府开放厦门海禁,传教士大部分经厦门转往福建各地传教。1704年,教宗格来孟十一世发表禁止中国教徒祭祖祀孔的禁约。1720年,清朝廷针锋相对地发布禁教令,严禁外国传教士到中国传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四朝也严禁外国传教士进入中国传教。

鸦片战争后,仁爱会传教士来到厦门。当时曾厝垵教堂已被毁,便在今镇邦路租赁民房作为临时教堂和住所。1858年,福建代牧区主教高君龙派意大利人梁教士来厦门,在今开禾路和典宝路一带填海造地,兴建教堂和住房。1860年,占地9亩多的厦门天主堂建成。1877年,又建成神甫楼和仁慈堂。福建代牧区派意大利人李玛素副主教驻厦门管理福建南部教务,仁慈堂由仁爱会意大利修女管理。1883年,福建代牧区分为南、北两个代牧区。南代牧区管理泉州、漳州、台湾三府和龙岩、永春两州20多个县教务,首任主教为马尼拉多明我会传教士西班牙人杨德肋,主教座堂设在厦门天主堂。

1890年,罗马教廷划福建天主教会为西班牙多明我会的传教区,原福建教区助理主教意大利人李玛素和管理厦门仁慈堂的意大利修女返回意大利和香港。厦门仁慈堂由西班牙多明我会修女接管。

1913年,台湾从闽南教区划出,成立监牧区,把闽北教区的兴化府(莆田和仙游两县)划归南代牧区。后来取消南、北之分,改以主教驻地为教区名,称厦门教区。厦门教区主教座堂原设在厦门天主堂,1916年马守仁任厦门教区主教后,在鼓浪屿鹿礁路兴建一座哥特式教堂作为教区主教座堂。

1946年,教宗宣布中国教会实行圣统制。厦门教区从此从代牧区升为主教区,首任主教为多明我会西班牙传教士马守仁。1947年1月,马守仁主教在鼓浪屿天主堂归天家,教区大部分中国教士和各堂口教友代表联名上书教廷驻华代表黎培里,要求转呈教廷,实施“圣统制”,教廷委派多明我会西班牙传教士茅中砥为主教。中国神父黄子玉被任命为教区副主教。

1949年后,茅中砥等西方传教士被驱逐回国。1953年9月5日厦门教区的神父、修女、教友代表在厦门聚会选举中国籍神父黄子玉为代理主教。 1985年黄子玉被选为教区主教,1986年11月30日在北京祝圣,同年12月7日在鼓浪屿天主堂举行就职典礼。

厦门原有5座天主教教堂:厦门天主堂、鼓浪屿天主堂、海沧天主堂、高浦天主堂和同安天主堂。同安天主堂在抗战时停止活动,改作粮仓。海沧天主堂于 1955年停止活动,其它3间教堂也一度停止活动。上世纪八十年代后,厦门、鼓浪屿、高浦3间教堂陆续恢复活动。
 
 
梵蒂冈批准的厦门教区蔡炳瑞神父晋牧,台湾主教出席
 
六位主教参加厦门教区蔡炳瑞的晋牧礼,包括台北荣休主教以及一非法祝圣的主教。厦门位于台湾海峡西岸,与台湾隔海相望,教会也与台湾教会保持接触。
 
  【亚洲新闻5月8日报道】华东福建省厦门教区蔡炳瑞神父,今天(5月8日中华圣母纪念日)上午受祝圣为主教,成为大陆教会一个月内第三位获教廷批准及中国政府认可的主教。前两位分别是呼和浩特和海门教区的首牧。

厦门的晋牧礼由山东省临沂教区房兴耀主教主持。出席的有:台湾的荣休台北总教区郑再发总主教、贵州省贵州教区萧泽江助理主教、江苏省苏州教区徐宏根主教、山东省青岛教区李明述主教,以及非法祝圣的福建省闽东教区詹思禄主教。除了詹主教,所有主教是合法的及与教宗共融。

祝圣礼上,宣读了中国天主教主教团批准书。約60名厦门及邻近教区的神父共祭弥撒,至少1600百名教友参加。弥撒后,教区举行午宴及下午有座谈会。

77岁的郑总主教生于厦门,1950年到香港,其后去了台湾。他后来于2004年获任命为台北总主教,2007年荣休。

蔡炳瑞主教晋牧前对《亚洲新闻通讯社》说,该教区曾接待过来自台湾的天主教徒,他希望继续交流活动。厦门位于台湾海峡西岸,与台湾隔海相望。

92年晋铎的蔡主教表示,今后教区发展重点,「以神父和修女的培育为首要工作,尤其在灵修方面。」他还希望「健全和完善教区的管理,更好地发展牧灵福传。」

厦门教区有3万名天主教徒,11位神父和16位修女。目前,有1位执事在菲律宾学习。
 
 
厦门教区十九年后新主教晋牧
 
【天亚社5月10日专电】中国东南沿海厦门教区的「公开」和「地下」教会团体,在主教出缺近二十载后,一同迎接新牧蔡炳瑞主教。
 
约二千名信众和嘉宾于5月8日中华圣母瞻礼,挤满福建省厦门市圣母玫瑰堂内外参加祝圣礼,当中包括来自地下团体的6名教友代表和3名修女。
 
当地唯一的地下神父对天亚社说,这些代表告诉他,礼仪「过程很顺利,大家都兴高采烈」。
 
这位神父告诉天亚社,他们五百位教友与公开团体近几年保持和谐的关系,「大家都能以爱与和平的精神相处。我们平常在教友家里聚会,一到教会大瞻礼就去他们的教堂做弥撒」。然而,由于司铎之间尚未达到圣事上的共融及其它原因,他没有参加祝圣礼。
44岁的蔡主教弥撒后对天亚社说,地上、下团体的修和需要一个过程,当中还存在一些困难;但「为了教会的发展和利益,我们有共同的目标和清晰的方向,尤其是阅读了教宗2007年写给中国教友的牧函后,双方都盼望着合一共融的一天到来」。
 
蔡主教获得梵蒂冈的批准及中国政府的承认。其祝圣礼由山东省临沂教区房兴耀主教主持,襄礼者共有五位:山东省青岛教区李明述主教、贵州省贵阳教区萧泽江助理主教、江苏省苏州教区徐宏根主教、福建省闽东教区詹思禄主教,以及厦门出生的台湾台北总教区已退休的郑再发总主教。
 
除了詹主教,所有主教都得到梵蒂冈的认可。
 
约60位来自福建省内外的神父共祭弥撒。来自台湾的两位神父和20多位教友也专程前来参礼。
 
蔡主教说,台湾在一个世纪以前是厦门教区的一部分,直至它于1913年独立成为监牧区。随着两岸政府关系不断改善,两地教会基于语言和习俗相近,一直维持友好交往,每年台湾有好几个朝圣团前来参观交流。
 
见证蔡主教晋牧的还有厦门天主堂外籍团体的成员,大多是东南亚及非洲裔教友,包括菲律宾驻厦门总领事。
 
蔡主教1966年出生于教友家庭,85年进入上海畲山修院,92年毕业后晋铎为神父。前任主教黄子玉于91年病故,老神父也相继去世,祇余下他和另一位年轻神父负责教区事务。
 
1996年,仍是神父的蔡主教出任教区长。他于去年6月以全票当选,成为主教候选人。随着近日的晋牧礼,他成为厦门教区第二位国籍主教。
 
教区目前有近三万名教友,由蔡主教、10位神父和16位修女牧养。
 
蔡主教表示,由于教区19年来首牧出缺,当务之急是重建教区的架构、推行司铎圣召,以及加强神父、修女和教友的培育工作。
 
他续说,圣召荒的问题令他很焦急,因为教区已有约十年没有男青年进修院,每位堂区神父要照顾的范围很广阔;与此同时,农村教友习惯了参与闽南语弥撒,教区难以引入外地神父。
 
天主教传入厦门已逾四个世纪,教廷于1883年从福建分设闽南代牧区,7年后托给西班牙籍道明会士管理,后改称厦门代牧区。1946年中国教会圣统制建立,厦门升格为教区。
 
                                                 中国开始任命得到梵蒂冈批准的主教 
 
【天主教在线5月9日报道】据英国《金融时报》汤姆·米切尔的报道,中国政府支持的教会在中断两年多之后,已开始任命得到梵蒂冈批准的主教,这一迹象显示,双方长期紧张的关系正逐渐好转。

  蔡炳瑞周末被任命为天主教福建省厦门教区的主教。他是三周来第三位得到中国政府支持的天主教爱国会(Catholic Patriotic Association)和梵蒂冈两方面认可的主教。

  据接近中国与梵蒂冈之间微妙外交谈判的人士介绍,有多达20位主教可能在今后几个月内得到任命。“双方关系有所改善,现在有了更多的相互信任,”一名熟悉谈判情况的人士表示。中国与梵蒂冈自1951年以来从未正式承认对方。

  梵蒂冈是发达世界中唯一仍与台湾(而非中国大陆)保持外交关系的国家。与声称对全球逾11亿多天主教徒拥有精神号召力的天主教会恢复关系,对北京方面而言是一场重大外交突破。梵蒂冈方面则热衷于在全球人口最多、估计拥有1200万天主教徒的国家扩大自己的存在与影响力。

  双方高级外交官员近年来每年会晤两、三次,以推进重建外交关系的持续努力。上一次峰会于2月份在罗马举行,下一次峰会预期将于今年夏天在北京举行。

  近期在中国进行的主教任命,对中国境内教会恢复活力也至关重要。新任命的这些主教年龄在40岁左右,他们取代已进入暮年、年龄在80甚至90多岁的前辈,两代人之间的这一差距源自毛泽东时代数十年的宗教压制。在4月18日孟清禄被任命为内蒙古呼和浩特教区主教之前,中国自2007年12月以来未曾任命过任何主教。

  孟清禄获得任命几天后,沈斌被任命为天主教海门教区主教。

  中梵关系在2006年4月陷入低谷,当时中国单方面任命马英林为云南省昆明教区主教。

  中国政府则对梵蒂冈在那之前数月宣布的一项决定感到愤怒;梵蒂冈决定将香港的陈日君(Joseph Zen)从主教升格为枢机。陈日君在香港这一大体上自治的中国特别行政区直言不讳地倡导民主和人权,长期令北京方面头痛。

  尽管近期有所改善,但中梵关系仍十分微妙,可能被另一项单方面的主教任命所破坏。

  此外,梵蒂冈官员担心,像马英林这样未得到自己认可的主教,可能主持今后某一场主教任命仪式。

  得到梵蒂冈认可的主教也承受着压力,要求他们参加中国国内的机构,包括天主教全国代表大会,并支持这些机构的正当性;梵蒂冈不承认天主教全国代表大会的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