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天人彩虹桥
首页 | 新闻中心 | 祈祷联盟 | 天人书院 | 圣经天地 | 生活杂志 | 天人音乐 | 今日礼仪 | 司铎信箱
·天人相约 彩虹为证
·关于发表对《林雅格主教画册》的郑重声明
·林雅格主教周年追思活动今日启动
用户名
密 码
·4-5月份有关中国大陆祝...
·梵蒂冈关于中国天主教会会...
·09年5月份要闻回放
·09年4月份要闻回放
·09年3月份要闻回放
文章详情
 
一个无畏的人——采访刚出狱的教友黄保禄弟兄
本期人物:   录入:2010-5-8    点击:14097
谨以此文献给中华圣母庆日(5月8日)
 
一个无畏的人
 
——采访刚出狱的教友黄保禄弟兄
 
记者:思葭
 
【题记】《若》(15:13):“人若为自己的朋友舍掉性命,再没有比这更大的爱情了。”
 
                《路》(14:27):“不论谁,若不背着自己的十字架,在我后面走,不能做我的门徒。”

    主历2010年5月7日上午,正值黄保禄弟兄出狱整5天之际,邵祝敏助理主教和教区秘书长姜溯念神父代表温州教区专程赴苍南看望了黄保禄教友,带去对他的问候和予他的这次英勇行为的深刻认同。我有幸与他们同行,采访了黄保禄弟兄。

    黄保禄弟兄,名通福,生于1976年9月12日,经商,家住苍南县龙港镇洪口路。平日在教堂讲道、带学习班、司琴等。他发现苍南堂区缺少一本系统性的、较全面的音乐教材,于是,为了教友们方便学习,他不计报酬,投入了不少的精力、财力、物力,编撰了一本名为《天音颂主》的音乐教材,以便给教友们教、学、唱。公元2009年7月3日上午,正当他到某征订厂取成品时,却突然被秘密埋伏在四周的公安机关抓获,书籍当场被没收,然后被强制带走,于次日被苍南县公安局以非法出版罪刑事拘留。同年87日被依法逮捕,罪状名为: 涉嫌犯非法经营罪。按刑法225条第4项所述,情节特别严重,依法要判五至十年有期徒刑。但赖着上主的恩膏,赖着众神长、修女和教友们的祈祷,最终被量刑至有期徒刑十个月。于是,在主历2010年5月2日主日上午,他获上主宠光出狱。

    当姜溯念神父向我提及此事时,我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动和震撼。这是上主爱的力量在天主子民身上的作为,这是秉自于教会内核而喷发的信仰勇气,在当代教友身上的有效显示。黄通福弟兄为主作证的信仰风采,同时折射出教会内年轻人特有的信仰活力,是的,我们的慈母教会历来都不缺少英雄,恰如《圣经》上所云:“阴间的门不能战胜教会”。(参玛16:18)

    黄保禄弟兄安静地坐在我的对面,文静、儒雅,娓娓道来他的坐监故事。语速平稳,不疾不徐,有时沉静地一笑,依稀还能觉着他的一丝羞涩。他作为中华大地上千千万万个普通教友中的一员,却迸发着坚贞不屈的巨大能量,也正是这些个普通而又精英的分子,将中国的教会事业进行到底。

    在这起刑事案件中,确切地说,他不该承担所有的责任。但他独当一面,在我们的教会遭遇困难严峻的时刻,他挺身而出,几乎以生命为代价,做了深度的牺牲和奉献。将所有的后果一人扛,全数揽下,学着加尔瓦略山上走苦路背十字架的耶稣,一步一个血印,沉重地匍匐向前,如期地完成了上主对他的检测、一份高难度系数的作业,交上了一份完美的答卷。

    在我将采访到的故事、狱中书简——他的写给妻儿、神父修女、亲戚狱友等信件、以及他的狱中日记等等加以整合、梳理时,我的心中涌动着一股热流:感动于他的平凡,却做出不平凡的事。在这起刑事案件里头,闪耀着他光辉的人格。

    现请容我将整理好的故事、片段,按时序,用他的第一人称“我”来写,而隐去我的所有提问,与大家共享。

   他说——

   那好,先说说我的老婆吧。在我被抓的那个早上,即去年7月3日上午,当时我与她一起去提货,当我被布控在四周的国保大队的人员带走时,她却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据理力争,还非要求与我同坐上警车不可,我发觉她很像耶稣背十字架时,那位不顾一切冲上来擦耶稣圣容的圣妇伏洛妮佳一样,她真勇敢啊,令我感慨万分,后来在监狱里,每每想起这情景,总觉得好像有一种爱的力量在坚强地支撑着我,使得我更愿意去背这十字架了。

    我7月3日当天被转押到看守所,关“过度笼”208室,到7月17日被调到“未决监区”305监室,在那里一直呆到我出狱。我一调进305室,发现39人就呆在面积仅为40平米的笼子里,人轧人,不过以后的日子我们相处得很好;室友们都知道了我仅仅是因为编撰教会歌本的事因而进来的,他们都对我很友好。不知为什么,他们渐渐地都开始叫我“老师”了,然后我被硬拉当上了室长;当我为大伙儿打开水、分饭菜饮料时,我都一碗水端平,做到公平公正,后来他们说,我没来时,里面一团糟,打砸抢经常发生,我来了之后,他们说很奇怪地,突然间都变了;我想这是上主的力量,是他爱的教导感化了他们吧……哦平时,我会给他们讲一些教会的知识,我尽量帮助他们解决一些生活疑难问题,有时他们有心灵的困惑、忧郁苦毒等,我乘机开导他们,比如一位叫江云的,他的父母离异,他恨他的双亲,他觉得是他父母的“零关心”才导致他走上犯罪道路的,我常找他谈心,这是我给他去的信:“……唯一的不幸,是亲生妈妈不在身边。虽然你未谈及爸爸妈妈离婚的缘因,我也不好过问,即便我要问的话,你(当时)只做为一个小孩子,也是不可能知道大人们的答案的。但是我却可以友善地告诉你,你亲身的爸爸爱你、疼你,那么那亲自为你怀胎十月的亲妈妈肯定更会疼爱你。我当然不是为你亲身的妈妈辩护……作为儿子的你,不应该对她怀有怀疑甚至怨恨之意在心中。古人都说:儿行千里母担忧;又说儿子非得是母亲的安慰,而肯定是母亲的烦恼与牵挂。为此,我也可以劝你:事到如今,当我们走到这一步时,没关系,你不用责怪自己,更不可责怪父母长辈。而应该反省自己,当初,如果不为出一时的风头,不为讲那肤浅的‘江湖义气’”,不去做那‘出头鸟’,一切也就不会发生了,你说对不?可是这一切却已经发生了。既然发生了,做为小小的男子汉,就要勇敢去面对……”总之,我写了很多,我觉得我有责任对我可怜的狱友说点什么,我平时也爱灌输关于良心、责任类的话题,还好,他们都没有烦我,都喜欢听我的“教化”。这儿还有一封,是一个叫邱远杰的狱友写给我的:“……老师,我在这里谢谢你了,是你让我学会了很多东西,我现在才知道珍惜每一天,每一天都值得我们用心去对待。我也会吸取这次教训,以后再也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积极改造,争取早日新生……老师,你放心,我也不会忘记你说的每一句话,同时也希望你保重身体……”

    不能否认,失去了自由,呆在里面的日子单调枯燥无味,外界的一切都令人神往,我无时无刻不想着妻儿、亲戚朋友以及关心我的神父、修女、我参加的思高学习班等,但我没有沉湎于沮丧灰心,我根本没有绝望,我觉得我虽然受苦,但是我问心无愧;我不求人知道,我只求天主知道。每天在晚间惯例的6:30到7:00的静坐时,我就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默唱圣歌:上主伸出你双手,我当饮之杯爵,若是上主所愿,我愿全心接受……也常默祷:主啊,我不想拖累别人,您赐下的苦爵我一定会喝,您赐的十字架我一定会背。主啊,求赐我力量,让我挺过这5年或10年的有期刑期……每次歌唱祈祷过后,我就会觉得力量倍增,内心里显得充实和平静。

    我总共接受过20多次的提审(含特审)。每次提审前,我都会事先做祈祷,求上主指引我的方向,让圣神来掌管我的口舌。记得在一次特审时是在09年7月22日,在特审室里我呆了1个白天2个黑夜,室内的射灯昼夜通明,明晃晃地照着,坐在“老虎凳”上不能休息,更谈不上睡觉了,他们八位审讯官两人一组轮番上阵,每组审两个小时,他们企图以这种慢性折磨来摧残我的身心灵,以至于让我疲惫不堪、身心俱惫时而供出所有,比如,谁是我的后台,是谁让我这么做的,我一口咬定是我自己一人去做的,我自己做的一切我都愿意自己去扛。审讯官没有从我口中得到任何成果,都气得要死。最可怕的是第二次特审,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那是在09年8月10日,审讯者加大了量,他们用了3夜2天的时间来审讯我,不给人任何的喘息机会,头顶上同样打着射灯,他们的最终目的是要摧垮我的心灵防线,导致崩溃以至于招供,可是赖着上主的恩宠,他们的目的还是没有得逞。我很欣慰,始终没有“屈打成招”;我承担起了自己该承担的一切。这此特审尤其煎熬,我切肤地体会到了“生不如死”的感觉。想起耶稣在山园祈祷时说:主呀,若是你愿意,就拿去我这杯苦爵吧。我当时确实受不了了,也这样求主:天主啊,求您停止我的呼吸吧。60个小时的审问和折磨,他们软硬兼施。他们说,假如我都招供了,马上给我释放,我马上就能与爱妻儿子团聚了。可是,感谢主,我没有招供;是好天主,给了我坚忍的意志,他给的担子,我终于接过去了,他给的十字架,我终于背起来了,我没有翻供任何一个人,现在想起来欣慰得很。

    当时有个小插曲很有意思,充满着斗智斗勇。我在里面被审,外面有个审问官故意提高嗓门在门外接电话,像是打给我们堂区某某神父的,他说:“哦,你是某某神父啊?哦,好,对对对,你现在都承认了吧?哦,好的,你承认是你叫黄通福做的吧。行,就这样,那黄通福现在就可以得自由了。好的,谢谢你,某某神父……”我在里头听着,觉得好笑,这都是我一个人的事,干嘛扯到神父的身上,但是我也退一步想,万一某某神父真的如这个官员所说的把十字架抢过去给自己背了,那我黄通福还是会坚持自己的观点,我还是会承认这一切都是我一个人干的,与某某神父无关。是的,我既然选择了来这个地方这么久,既然走上了这一条苦路,我会坚韧到底的,我已做了牺牲所有的打算。其实,我根本就知道这是他们一贯使用的伎俩,一种审讯中常被使用的心理诱导法。

    我一直以为自己要在里面坐牢五至十年,我已不顾一切,但我很挂念善良温淑的妻子,还有一个才读小学三年级的儿子,他们的伤心、无助,还有一些长辈亲友等跟着我受连累,我心里就难受、很自责。平时,我们在监内生产泡沫拼图、茶叶袋或王老吉袋,于是一有空,我便拿起笔来,把自己近段时间的信仰感悟、沉思、希望、祝福等诉诸于笔端,以疗慰心头的思念。我的妻子特别温良,我每次给她写信时,心中总觉得对不起她,“失去的才知珍惜”,我给她写了多封信,这封是进去四十八天时写的:“亲爱的老婆,随信寄去我对你与宝贝儿子的思念!‘失去自由,是人生最大的灾难’,这话一点也不假……家里厂里是否一切正常?你的肚子还会疼不?宝贝儿子偏食不?你和儿子一定要记得,每天要多吃饭,这样才能有健康的身体……四十八天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委屈、恐慌、意乱、无奈等各种心理交织在一起,说有多复杂就有多复杂,说有多痛苦就有多痛苦。这些天,没有一天不在想你,一切的一切都像电影般闪在脑际……之前一直都是忽略了与家人幸福生活的乐趣。特别是我对你不够关心,不够疼你,不够……我爱你们。”还有这封是12月24日平安夜写的:“萍,今天是一个祥和、圣洁、伟大的夜晚……普天同庆,普世欢腾!虽然我身在苍南,但不能与你们相聚一起共庆这伟大节日,但请你们相信,我对你们的思念关心及天主对我们的慈爱,又怎会减少丝毫?!在此,我衷心地祝愿亲人朋友们节日快乐、恩宠满溢!也请转达我对老师们的真诚祝贺!萍,我过得很好,没有人为难我。大家都十分尊重我、信任我。为此,我也交了不少朋友,你不要为我担心……”这封是12月29日写的:“……萍,我非常感谢你对我的理解、支持与信任。更感谢你为家为儿子所付出的一切。在这里我要告诉你的是:在生活上有什么难题或是受到什么委屈的话,可以和家人商量,千万别一个人扛着。之所以这样对你说,是因为我知道:对于父母来说,儿子坐牢是多么伤心的事;对于妻子来说,老公坐牢是多么无助的事;对于儿子来说,爸爸坐牢又是多么大的打击……我在这里只能对家人说:我对不起你们,让你们跟着受委屈了。但是我们作为教友,不能牺牲教会的‘大家’利益而只为‘小家’……”还有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第八封等,呵呵,等老婆的回信或看老婆的信件是我精神上很大的享受和支柱,有一回她写道:“当你背着十字架走时,主耶稣会把自己的肩膀借给你。”这句话对我的启发很大,经常在我的脑海里响起,也温暖了我几个月的监牢生活,刚刚老婆告诉我说这话是姜神父转告给她的,呵呵,那么感谢你了,姜神父。

    你问我有无写给儿子的信?当然有。这封是中秋节写的,我告诉他要做好榜样,如果作业没完成,不许玩电脑;这封是叫儿子和他妈妈怎样做“益智膏”吃的;这封是儿子快要过生日了,我写给他的:“可是,现在爸爸还不能回家和妈妈一起给你过生日,怎么办呢?那就先画个大蛋糕,当礼物寄给你吧……”我就真画了一个三层的蛋糕在明信片的左下方,还点燃了好多支蜡烛,蛋糕侧面还写上了生日快乐的英文词:HAPPY BIRTHDAY!儿子浩浩一直是我的最爱和牵挂,记得在10月28日我第22次提审时,由于我很配合警官的提问,他们一高兴就给我拿出了宝贝儿子给我的信,还有照片,我看着儿子那稚嫩的笔迹所透露的懂事和对我的关怀与思念,我鼻子一酸,竟然当着刘卫(警官名)、刘耀(警官名)的面热泪盈眶,在提审室那狭小的空间里,对着儿子的照片和信,我翻来覆去不知看了多少遍。是的,这些亲人的信件都是给了我爱的滋润,温暖着我落寞的心。

    在我坐牢期间,神父、修女、教友都对我都很好,关心我,当他们听到我被定刑为5年到10年徒刑时,都纷纷祈求上主怜悯我、坚强我,给我恩宠和力量。比如温州教区邵助理主教在神父们举行避静时,特意要求众神长们为我祈祷;堂区神父召众教友为我祈祷,专门组织教友为我拜了一夜的圣体,祈求主耶稣赐下怜悯拯救我;多个修女和教友为我念玫瑰经、做多次的九日敬礼;修女林爱婴、项德馨、戴若兰等老师对我恩情也很大,尤其是林修女总是写信告诉我:说我受了那么多的苦。还有这张明信片,她这样鼓励我:“您真的很棒!很勇敢!我很喜欢您……我知道您是无辜的替罪的羔羊,为我们大家做了牺牲,我相信主必会报答您……自从您遭受不公平的待遇后……有时在圣体前,有时在被窝,想到您泪水就会潸潸而下……我会为您祈祷。”哦,太感动了,她们都这么有爱心,比较起她们来,我真的做得很少。

    你说有无教友给我写信?有。我在监里就收到过一张由温州寄来的落款为“阳光”的明信片,上面写着:“如果你觉得你处在阴影中,那表明你的周围有光在闪烁。”我看了特别感动,至今我还不知道写这张明信片的是谁?总之,感谢他,主内谢恩了,素未相识的朋友。总之我感恩所有牵挂着我和为我祈祷的所有人。

    实际上,正是教会祈祷的力量和各界爱心的努力,才给我的刑事案件带来了转机,最后才被量刑为十个月。我只有把这份感恩永葆在心,我会更好第更努力去工作去报答天父的恩情及教友们的浓浓爱意,真的,那些相识的、不相识的,都为我做了许多,于我,实则经历了一场在主内爱的大洗礼。

    你问我有没有外界对我的谣言?呵呵,坐牢期间,我就已略知一二了,但是我认定:人不知道,主知道。在我12月29日写给老婆的信中,其中有一段话我写道:外面肯定有不公平的猜测;知情的会责怪,不知情的会猜疑,但是,只要我无愧于心就行了。我想:所有的这些人也许都不愿意接受我的现实和处境,但是他们都有权利说他的评价与看法,所以请不要怪别人的闲人闲语。正如我写信给林老师的一样:“现在我听不到别人的闲人闲语,而你却要为我承受这一切。”亲爱的(老婆),我给老师的信也是给你看的,聪明的你又怎么会看不懂呢,对吧?所以,就请你与我一同负起这柔和、甘怡的轭吧,请你也转告家人,都勇敢地站起来,走出去好好生活。不要为我担心害怕……“纵使我走过阴森的幽谷,我也不怕凶险,因你与我同在”(咏24:4)……(老婆),还有就在去年中秋节前,我去信给修女老师说:“不求人全理解明白。不但如此,或许还会有人肆意攻击嘲笑呢。还好,(老婆),我会效法主临终前的第一句话:“父啊,宽恕他们吧。”

    我在看守所,一直呆到将近十个月即在今年的四月份时,还不知道给自己的量刑是多少?只知道五年到十年,感谢天主,在2010年4月29日那天,苍南县人民法院终于下达了刑事判决书,说量刑十个月,罚金1000元,我心里大喊一声:感谢上主。我回想起第一天进来牢狱时,就下定决心:不管什么样的结果,我都要承受。可眼前,好天主一下子抽去了压在我身上的苦患和重担,心中纵有万语千言,都不能表达我对上主的感恩和赞美之情;就如姜神父之前借用《圣咏》(118:8-9)上的一句话跟我说的:“投奔上主,胜过依赖世人。投奔上主,胜过依赖权贵。”真的很感恩……

    你要知道“喊笼”的事件?起因是这样的:在我们的狱友们得知我于5月2日要出狱获自由的消息后,都由衷地为我感到开心、高兴,在我们当晚(18:30-19:00)按惯例静坐时,大家都兴奋地情不自禁地一起高喊:“305全体室友祝黄通福老师刑满释放,合家团圆……305全体室友祝黄通福老师刑满释放,合家团圆……”声音高亢响亮,他们就这样反复地喊着,我们住的是305室,旁边405室的狱友们也喊了起来,我觉得很感动。后来,警官来了,用怒眼瞪我们,说我们破坏了秩序了,要取消305在静坐后的看电视时间,继续静坐下去,直到到21:00整。于是,我的那些可爱又无辜的305室友门,都没得选择没得申辩地继续静坐。你知道的,大伙儿平日里最不喜欢的就是“静坐反省”的神功了。但那天晚上,他们个个都心甘情愿地被罚静坐,一直到晚上9点钟才解散,整整多坐了两个小时,是平时静坐量的5倍,真的难为他们了。期间,没有一个人吭声,没有一个人反抗,没有一个人怨言,我真的被感动,泪水一下子盈满我的眼框。

      实际上,经历了这一次坐牢,现在想来,我一点都不后悔,我觉得它就像天主给我布置了一场大避静似的。平日里,前几年,堂区每次举行避静,我都推说工作忙而没法参加,而这次,来了个大弥补。上主给了我历炼,让我在苦难中成长起来。期间,让我更深刻地体悟到主内真正的信仰是什么?我领悟得较多。这十个月共三百多天的日子,是最值得我回味的一段时间,我感悟良多,感慨颇多,我想起了《德训篇》上的一句话:“金银应在火里锻炼,天主所喜悦的人,也应在谦卑的火炉中锻炼。”(德2:5),我认为这一切都很值得。天主爱我,他有意让我去拓展生命的长度、宽度、高度,他为了使我变得更可爱。这是一笔看不见的但是永远铭刻在我心中的财富,我发觉我比以前长大了不少、成熟了不少。我永远感谢赞颂主。

【采访后记】

    在我采访完毕,出来与黄保禄教友及其家人告别时,温州教区姜溯念神父使劲地拍了拍黄保禄弟兄的肩膀说:“小伙子,干得好,接着好好干!”

    在我们归程的路上,邵助理主教由衷地感慨了这样一句话:“真的,他实在很了不起。”

    其实于我,又何尝仅是一次采访?倒是进行了一场爱的教育。记得当我最后问他:你觉得你自己像个英雄吗?他谦逊而又羞涩地笑了笑说:“其实,换了谁,都会这么做的。”他说的很认真,无独有偶,我在另外的一个时空,问了他老婆金女士同样的一个问题,她答说:无论谁,都会像通福这么去做的——这真是好谦逊的一家子;而在我回忆起对他的两个小时的采访时,他每每聊着聊着,就谈到别人的好处了,说那人对他有多么多么的好,而他自己则亏欠了那人很多很多,这些最本真的感情流露,是永远伪装不出来的,而他老是这样的身不由己地转移话题——尽说别人待他的好,曾令我中途一时无法速记下去——这叫啥采访呀?我说,先聊你自己的事迹吧,他将思绪才逐渐拉回。亲爱的朋友们,聪明的你也许能从上面的文本中读出:这篇采访手记尽管经过我的调整、筛选和取舍,但仍依稀留着他尽聊别人好处的诸多痕迹……

    这,也好,呈献给大家的就是这么一个真实平凡没有任何英雄“派头”的黄保禄弟兄。

    我的结语:我们每个人,其实,都在为某些东西而“舍命”,中国俗语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很多时候,我们为了金钱、地位、荣誉而舍命拼搏;我们可以为了理想和自我实现而“抛头颅,洒热血”,但是当我们舍命拼搏的时候,我们有没有像耶稣基督一样,为了他人的利益而牺牲自己?还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奔忙努力呢?朋友们,我们的黄保禄弟兄做到了,我们呢?

    ——答案肯定是肯定的吧。

 

(全文完)

【附】:黄保禄弟兄狱中书简等录

(他说妻子真勇敢)

(他给儿子画了个生日蛋糕)

(他可爱的儿子给他寄的照片)

(他为这事感激涕零)

(他的自责)

(妻子金女士给黄通福的信)

 

(修女老师给他写的信)

(修女老师给他写的又一封信)

(他似乎听到了某种闲言碎语)

(他的劝告江云兄弟的话)

(这是接上文的话,是劝告江云兄弟的,只不过我把它给放大了)

(这是邱远杰狱友写给他的信)

(这是他开庭时的一次情景)

(对这一次坐牢,他有深刻的领悟)

(这是他写给思高班的信,扫描后,不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