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天人彩虹桥
首页 | 新闻中心 | 祈祷联盟 | 天人书院 | 圣经天地 | 生活杂志 | 天人音乐 | 今日礼仪 | 司铎信箱
·天人相约 彩虹为证
·关于发表对《林雅格主教画册》的郑重声明
·林雅格主教周年追思活动今日启动
用户名
密 码
·4-5月份有关中国大陆祝...
·梵蒂冈关于中国天主教会会...
·09年5月份要闻回放
·09年4月份要闻回放
·09年3月份要闻回放
文章详情
 
用生命来讲课的人——访天主教香港教区徐锦尧神父
本期人物:香港教区徐锦尧神父   录入:2006-9-2    点击:11681
 
【天人访谈第4期】
 
用生命来讲课的人
 
——访天主教香港教区徐锦尧神父
 
   
    有人如此评论徐锦尧神父,他的讲座不是用嘴在讲,而是用生命在说,所以他是用生命来激发生命。作为对传统文学有深刻理解的神父,他以他的信仰和博学深受各界爱戴。
    执笔过多篇著作的他,十年来一直奔波在大陆各地给教友或神职人员讲课。在河北省张庄教堂里,虽刚结束一场讲座,徐神父还是高兴地接受了天人网通讯员发光的盐的独家专访。
 
 
    天人网:十年来你一直奔波于大陆各地做讲座,是什么动力让你这么辛苦去坚持呢?
 
    徐锦尧神父:大陆改革开放以来人们看到的都是钱啊,物质啊这些东西,道德观和价值观都发生了变化。我认为人应该需要爱,我不只给教会内的人讲课,也给政府官员和学校的老师讲道德伦理。记得有一次在北京校长大厦给全国一百多位校长讲了三天,他们听了以后都很满意。起先主办方在介绍我的时候说:这是来自香港的徐先生,道德教育界的权威人士,后来又说:他也是一位天主教的神父,就是所谓的灵魂工程师(哈哈)。所以我认为大陆需要我,就来了。
 
    天人网:你的作品《天主教的精神与活力》中曾提到各个宗教之间都有共同点,那你是如何与其他宗教人士沟通的呢?是以让他们皈依天主教为最终目标吗?
 
    徐锦尧神父:刚开始的时候我和他们来往确实希望他们能皈依天主教,但到后来这想法就消失了,因为交朋友首先要诚实,不能利用,不能带有任何目的,这样才公平,当然我们在和佛教徒交往的时候也学习他们的灵修,我不太了解伊斯兰教,我们可以学习基督教的福传,学习别人丰富自己是好事啊。当然我们首先是肯定自己。
 
    天人网:听闻你十三岁就进修院了,以当时的年龄你还很小,是什么让你觉得你有圣召呢?
 
    徐锦尧神父:我九岁的时候没有了爸爸,家里非常穷,后来进了天主教的学校,我发现学校里的老师都非常好,我想老师都这么好,那他的信仰也肯定好。后来进了修院,那些神父都非常好,我看他们这么好,那他信的天主也肯定很好,当时我就想,我要做个好神父,为什么呢?因为我看见的神父都这么好,所以我要做个好神父,这不是天主的召叫,而是神父的召叫,哈哈哈。
 
    天人网:现在你的精神很好,你在六十岁时曾得过一场大病,情况并不乐观,是吗?当时你的感触怎样
 
    徐锦尧神父:是的,当时有点听天由命的想法,后来就没有了,朋友们给我介绍了很多种治疗方法,最后我选择了伽玛刀,然后就很顺利的进行手术,这一切都要感谢天主。
 
    天人网:当时有人曾在香港《公教报》上撰文说你反对胡振中枢机,分裂教会,请问你的第一反应是怎样的?
 
    徐锦尧神父:第一反应很难受,但是就是几秒钟,马上我就想到耶稣也受到过这样的事情啊,耶稣驱魔人家说他是靠魔王的能力。那我算老几啊,所以也就过去了。
 
    天人网:你曾经和学生一起写过一句墓志铭:“这是一个好神父。”你认为做一个好神父的标准是什么?
 
    徐锦尧神父:以主为基,以人为本,以史为鉴。
 
    天人网:你曾经说:“人应该会哭,耶稣也曾为朋友的死落泪”。那么你记忆中哭得最伤心的是哪一次?
 
    徐锦尧神父:哈哈,我记不得了,因为我是一个很爱哭的人,为爸爸哭,为教会哭,为中华民族哭,在香港参与弥撒的教友也会经常看见我哭。
 
    天人网:在我们教会中,念经是信仰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一般教友还不会自发祈祷,祈祷在教友的心中概念模糊。你认为怎样祈祷更好?
 
    徐锦尧神父:念经是最美的祈祷,有一次在内蒙古,我看见一个老太太在念经,但是又不是中文的,你们猜猜她是在念什么?拉丁文,但是是用中文写的。一个老太太走三个小时的路来教堂念经,虽然不懂经文的含义,但是你能说她心中没神吗?绝对有神。祈祷不是哪样是最好的,而是你觉得哪样最美,最能让你与天主交流,就是好。
 
    天人网:你在今天的讲课中问大学生:“当你60岁后最后悔的事是什么?”我突然很想知道,你现在63岁了,最后悔的事是什么?
 
    徐锦尧神父:我的心载不下我的情。
 
    天人网:中国文化在你的作品以及你传教生涯中被运用的非常广泛和贴切,也有人说您是神职人员中的中国文化集大成者,请问:您认为中西文化最大的差别在那里?你又是如何巧妙的把中国文化用在讲道呢?
 
    徐锦尧神父:西方文化重理,中国文化重情,西方文化阳刚,中国文化阴柔,我认为两种文化应该互补。至于怎么运用在讲道上呢,我小时侯一直在学习中国文化,也非常喜欢中国文化,现在用的时候他自己就会蹦出来,哈哈,很奇怪的。
 
    天人网:香港其他神父来大陆都比较难,而你却比较容易,这是为什么?
 
    徐锦尧神父:在香港曾经有人说我没有骨气,也有人说我有弹性,记得有一次胡枢机在电梯里突然和我说:知不知道香港有一半人反对你,有一半人支持你啊?我说知道啊,他停了一会儿又突然跟我说:我支持你!我对大陆讲课是:1、政府想讲的,我也想讲的(道德伦理,精神文明)我就讲。2、我想讲,政府不讲,但是希望我讲的,我也讲。3、我想讲,但是政府不想我讲,可还是能容忍我讲的,我还是讲。4、我想讲,但是政府不让我讲(中梵关系,地上地下)讲了就叫我下次别来了,那我先暂时不讲,因为前面三点我都讲不完,为什么要讲第四点呢?
 
    天人网:曾把人生之旅比喻成生命列车,能用最短的一句话来描述你的生命列车之旅吗?
 
    徐锦尧神父:善待列车上的每一个人。
 
 
 
                    ■ 作者:发光的盐(天人网通讯员)